-元故事-没有中国杯的日子

元故事|没有中国杯的日子

1145平方公里海域面积,260.5公里海岸线,且毗邻香港,在深圳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蓝图上,中国杯帆船赛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整整10年过去了,颜宇业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一天——2012年10月29日。

那一天在大亚湾,作为“海狼号”的队长,颜宇业和其他9个兄弟,在强手如林的中国杯帆船赛上以全胜战绩登上IRC C组别冠军领奖台,捧回一个含金量十足的冠军。

值得一提的是,“海狼号”10名船员都是中国人,而且都在深圳工作、生活,是彻头彻尾的本土船队。

夺冠后,颜宇业第一时间给家人打了个电话。“家人都为我骄傲”,赛后船队老板还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庆功宴,他感觉“整个世界都被美好浸泡”。

那一年,颜宇业21岁,风华正茂。对于未来,充满期待和斗志。

那一年,“中国杯”举办的第六个年头,风头正劲,在对未来的无限期许之下,不断加速。有人将其视为下一个“美洲杯”——全球最顶级的帆船赛。

不过,随着新冠疫情来袭,这项亚洲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大帆船赛事,已停办两年。

“我当然希望今年能继续参赛,但……”颜宇业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他今年31岁了。

1

海是深圳的城市魂魄。

1145平方公里海域面积,260.5公里海岸线,且毗邻香港,深圳发展海洋经济的区位和资源优势得天独厚。

在深圳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蓝图上,中国杯帆船赛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飘荡在碧海上的点点风帆,拓展了城市的展示空间,也给想象力一个轻灵的出口。

颜宇业说,很想念有“中国杯”的日子,“以前每年10月11月,深圳东部海域里就特别热闹,全世界那么多优秀的船队同场竞技,那场面光看着就令人心潮澎湃……”

没有“中国杯”的日子,颜宇业和“海狼”们并没有荒废“武功”,依然在尽可能坚持训练,保持竞技状态,“这两年虽然大家在大船上的训练少之又少,因为我们的船在香港,不过在深圳经常训练和比赛,主要以小龙骨船为主。这两年我们参加了很多国内的小龙骨船赛事,队员们的状态都保持得不错。”

海洋和帆船早已经是颜宇业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们对身体和感官的刺激和诱惑力是这个来自汕尾的深圳青年无法抵抗的,“大海带给你太多的未知和挑战,每天的比赛甚至每一轮比赛都是不一样的风、流水和环境。帆船运动不单单考验你的体能,还考验你的脑力、应变和决策能力。我和我的队员们都太享受这样的挑战了。”

作为海狼队的船长,颜宇业在船队所有成员中是年纪最小的一个,“队里所有人,我都叫他们‘哥’。”他是船队里唯一的90后,专业队出身的颜宇业最初在汕尾市帆板队,15岁时(2006年)被广东省帆船队教练看中,进入省队。2012年8月正式加入深圳海狼队,并当选船长。“也许因为我是专业队出身,舵拿得也比较好,所以大家比较信任我吧。”

颜宇业成为船长的第一年,海狼队就拿到了队史上第一座中国杯帆船赛冠军奖杯。

在中国杯帆船赛的史册上,深圳海狼队是参赛次数最多的船队之一。除了2012年夺冠,颜宇业和他的船员们还曾在2017年“梅开二度”,再次称霸“中国杯”。

过去两年,中国杯帆船赛因疫情而停办。颜宇业和他的船员们都很“受伤”。

他指着一张2012年夺冠的大合影感慨万千地说,“你看,就是这帮老队员,现在就剩下老板刘总、总经理潘哥和我了。赵哥、江哥、华哥、王哥、高哥……他们都离开船队,干各自的事业去了。”与10年前相比,如今的这支海狼队,几乎全是新面孔。

虽然依然坚持留在海狼队,但颜宇业的收入大受影响,“我们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是靠奖金,疫情之前每年我们参加的比赛少则十几场,多则二十多场,这两年因为疫情,国内好多比赛都是延迟,没法正常进行,所以每年就三四场比赛。”

“上个月我们还去青岛比赛,这两天本来要去湖南比赛的,昨晚收到通知因为疫情延迟了……”

这也是国内众多体育赛事的“常态”——不到比赛发令枪响的那一刻,都不知道能否正常举办。

▲2012年,深圳海狼队夺得中国杯帆船赛IRC C组冠军。

2

即便参赛场次、收入锐减,行业面临不小的困境,但颜宇业的心里从未萌生过退意,“我对帆船是真爱,还想继续比赛。再说,转行又能干什么呢?隔行如隔山,其他行业也会受疫情影响,大家都不好过。只有期待疫情能够好转……”

没有比赛的日子里,颜宇业并没有懈怠,“疫情没那么严重的时候,我们就去深圳体校训练体能,后来学校管控了,我们就去健身房训练。”

至于海上的训练,颜宇业说,“之前我们每周都会去海上训练两天,今年深圳封海了,我们就去惠州训练……”

在颜宇业眼中,中国杯帆船赛是深圳的骄傲,“它是中国第一个大型帆船赛事,也是全国帆船爱好者和全世界的帆船赛手展示自己的一个绝佳平台。它让全世界知道我们深圳的活力和魅力!”

而关于赛事的起源,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

2004年,一群帆船爱好者集资从法国NAUTITECH船厂定制了一艘长12米的新型双体帆船,并从名著《堂吉诃德》中得到灵感,将帆船命名为“骑士号”。

2005年2月21日,7位深圳帆船爱好者驾着这艘帆船,开启了一场冒险之旅——从法国拉罗谢尔港口起航后,这群勇士们驾驶着“骑士号”共跨越欧非亚7个海区,航行1.1万海里,途经26个国家和地区,在45个港口留下了中国帆船经过的印迹,历经整整6个月时间,最终于同年8月20日抵达深圳浪骑游艇会。这个疯狂的行动被冠以浪漫的称号,叫做“纵横四海”,这也成为中国民间首次洲际远航活动。

他们的这次航行,正代表了深圳人敢于创新、冒险和大胆尝试的精神。媒体争相报道,电视台还为他们的归航进行现场直播。就这样,全深圳乃至全国都知道了几个深圳人环球航行的故事。就这样,这群最早接触到航海运动的中国人有了一个创办中国人自己的帆船赛的想法,这便是创办“中国杯”的由来。

▲深圳青少年接受航海教育培训。

3

2022年8月,南山区华侨城创意园,在一座被枝繁叶茂的大树遮盖的工业风建筑楼里,中国杯帆船赛组委会副秘书长、深圳市纵横四海航海赛事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钟勇,向我们证实了这个故事的真实性。

坐在办公室的茶桌前品着自制的茶叶,谈及中国杯的往事,钟勇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

“在世界上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看一座沿海城市的经济体量,不用去看它的GDP,去看港口的桅杆数量就行了。”

在钟勇看来,中国杯帆船赛是深圳经济发展到一定体量后的必然产物,“当初如果不是我们来做这个赛事,也会有别人去做。”

他又补充了一些细节道,“中国杯最初的萌芽其实比2005年还要早好几年,那时候中国还很少有民间帆船运动。上世纪90年代末,深圳为了提高城市知名度,去参加世界滨海旅游城市的评比,评分标准里有这么一项必要条件:海上休闲生活方式(运动项目)。深圳没有,所以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后来政府层面就开会研究,要把这个缺项填补上。”

真正让中国杯正式起航的,是深圳大运会。“2007年深圳申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成功后,创新性地增设了帆船项目。当时深圳没什么人懂这个项目。我们当时就想,干脆搞一个帆船赛,把全世界的帆船高手都请到深圳来。很快我们就把报告提交给了市里,很快就获批了,当时市里说就把这个比赛当作大运会帆船赛的热身和练兵。”

那么,为什么一项在深圳举办的帆船赛首年就能冠以“中国杯”的名称呢?毕竟这意味着“国家级”,起点极高。

“我们的办赛模式在当时是全国首创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国内几乎所有体育赛事都是由政府举办的。而中国杯帆船赛是一项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社会参与的创新赛事,具有开创意义。当时市里把报告提交给国家体育总局,总局领导觉得很有意思,专门开会研究,后来真就把‘中国杯’这个响当当的好名字批给我们了。当时还有其他项目的赛事也想申请‘中国杯’这个名字,总局都没批。”

回顾航海历史,中国是世界上造船航海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早在公元前2500年,中国就开始制造舟楫。商代就出现了帆船运输,并且已经造出有舱的木板船。

从隋唐五代到宋元时期,中国航海业全面繁荣、海上丝绸之路远渡红海与东非之滨。以罗盘导航为标志的航海技术取得重大突破,帮助中国领先西方进入 “定量航海”时期。

明代,中国航海家郑和率领远洋船队,先后七次下西洋,遍访亚非各国。这一航海盛举,不但将中国古代航海业推向顶峰,而且在整个人类航海史上,也是率先开辟了海洋文明。

中国杯的魅力之所以独一无二,钟勇认为还要感谢中国伟大的航海家郑和,“世界上很多优秀船队的船长,都有一个中国名字,就叫‘郑和’。来中国参加帆船赛,某种程度上是他们对郑和的一种致敬,以及对中国历史文化的向往。”

4

落子无悔,爱无反顾。

2007年,中国杯帆船赛在深圳顺利起航。

如今的“中国杯”是亚洲第一、世界影响力排名第三的国际品牌大帆船赛事。赛事至今举办十三届,每年吸引五大洲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先后有521支国际船队超过10000名专业选手参赛。

最令钟勇感到自豪的是,中国杯帆船赛能够吸引全世界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船队和帆船高手来参赛,是因为它不单单只是一个比赛,“我们对标的是意大利的巴克拉纳帆船赛。”

这项古老的赛事始于1969年,也是由一家小俱乐部创立的。发展至今天,每年都有3000条帆船一同在海上竞赛。而赛事所在的小城——的里雅斯特仅有20万人口,每年却因为帆船赛能吸引超过30万的游客。赛事期间,当地有上百场活动,包括文化、旅游、经济、电影、航母、时装、美食、展览等各个领域,很多奢侈品牌和名车企业都将这里作为产品发布的重要站点。短短10天赛期,能给这座小城带来15亿欧元的纯收入。

“‘中国杯’不仅是一项赛事,同时还要成为国家形象、城市形象的代表。”中国杯帆船赛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晓昱也持有相同观点,她以影城戛纳作为例子,“盛大的电影节让戛纳这座小城成为国际知名的旅游地。”

向海发展、海陆统筹是深圳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重要战略,“中国杯”已经打上了深深的深圳烙印。

这其实也是中国杯与生俱来的使命——以帆船赛为舞台,打造集竞技、商业、文化、艺术、公益为一体的世界级海洋嘉年华盛会,从而带动深圳整个城市广泛参与帆船运动,最终推动相关产业经济链条的发展。

2007年首届赛事举办时,国际奥委会一位副主席曾对钟勇说,全亚洲没有超过十年的帆船赛,“中国杯”如果能办十年就是个奇迹。

“结果,‘中国杯’一办就是13年,已经兑现了这个奇迹。”

每年中国杯帆船赛举办期间,赛事为深圳的酒店、餐饮、交通、旅游等行业创造大量的消费,带动了赛事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据《2019深圳帆船运动蓝皮书》统计,每年由深圳帆船赛事所直接带动的消费总量已超过10亿元,涵盖了船艇购买、停泊维护、装备配置、教育培训、赛事消费、文化活动等诸多环节。

钟勇还透露,13届赛事以来,中国杯赛已与全球76家知名企业开展了深度商业合作,一大批世界知名企业十分关注中国帆船运动和产业发展。鉴于中国拥有庞大的消费市场,已经有数十家国际机构表示愿意到深圳来投资,把制造基地、销售总部放在深圳。

▲尽管“中国杯”赛事举办仍未有定数,但颜宇业和海狼队所有队员同样没有懈怠,竞技状态都调整到了最好。

5

如果疫情是漫长的黑夜,那么穿越它就是一场重生。

2018年第12届中国杯帆船赛开幕前夕,深圳市确定了“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未来30年发展目标。

这几年,深圳更是接连出台与海洋产业、海洋经济相关的发展规划与行动计划,全力推进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建设。业内人士指出,举办大型海上体育赛事和文化交流活动,是深圳打造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重要内容和举措,在这方面深圳具备先发优势和突出优势。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若不是因为新冠疫情,中国杯帆船赛的路很可能已经走得更宽、更远,对深圳乃至中国的海洋产业的影响更深远。

连续两年停办,已令中国杯帆船赛元气大伤。如果今年仍然无法重启赛事,更将雪上加霜。

如今,阻碍“中国杯”重回大亚湾的唯一因素,仍然是疫情。

但钟勇透露,深圳市政府也非常重视中国杯帆船赛,并在全力推动这项赛事在今年底恢复举办,“前不久,市里已经批了,正在报国家体育总局审批。只要能在12月31日之前开赛,那就是2022年中国杯帆船赛,就是成功。”

至于参赛的船队和规模,钟勇说,“肯定跟往年不一样。国外的船队今年肯定没办法来参赛了,我们的计划是办一场全国赛,邀请国内一些优秀船队来参赛。当然,我们还会邀请在中国的外籍人士,比如外企、大使馆、领事馆的帆船爱好者。”

已踏过千重浪,依然狂热挚爱。对于“中国杯”目前所面临的困境,钟勇坦然以对,并与各方力量一同迎难而上,“在赛事疫情防控上,只要划定一片封闭的海域,把各项安全措施做到位,我认为不会是件太难的事情。”

而对“中国杯”的未来,钟勇亦坚信不移,并始终充满期待,“如果未来某一天,你在深圳的海湾里看到了千帆竞发的景象,那就是梦想成真了。”

已渡过万重海,仍将扬帆追梦。尽管“中国杯”赛事举办仍未有定数,但颜宇业和海狼队所有队员同样没有懈怠,竞技状态都调整到了最好。这些年,他们征战各个赛场,成绩斐然,被媒体称作“金牌收割机”和“海上战狼”。

“这两年,国内哪里有比赛,我们基本都会去参加,比如厦门的俱乐部杯、青岛的城市俱乐部杯,我们还代表深圳参加了中国帆船超级联赛。”

创造一切有利条件训练,尽可能地去参赛,最大限度地保持竞技状态,为的就是时刻准备好迎接拨云见日的那一天。

颜宇业和海狼队非常期待中国杯帆船赛能重启,“不管什么时候,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一定会参赛的,毕竟经典的赛事永远值得我们等待。”

他今年才31岁。

版权声明:

本专栏刊载的所有内容,版权或许可使用权均属晶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或改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如需转载或使用,请联系晶报官方微信公号(jingbaosz)获得授权。

来源 │ 晶报APP

统筹:李岷

记者:朱健 邹振民

制图:胡椒枪

编辑:叶辉

#真实元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