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四英开先河中国女队是怎样拿到第一个世乒赛团体冠军的

神州四英开先河中国女队是怎样拿到第一个世乒赛团体冠军的

时至今日,中国乒乓球队已经在世乒赛上时取得了21次女子团体冠军,这具有历史性而且体现女子乒乓球技术整体实力的骄人战绩,已为各国乒乓球界所折服。但是你可知道中国女队是如何首创先河、登上世界团体冠军宝座的?让我们一起重温56年前的那场“翻身仗”吧。

难忘的屈辱

1953年,中国队在第20届世乒赛啼声初试,男队评为一级第十,女队位列二级队第三,说明由全国冠亚军孙梅英和李麟书组成的中国女队与世界水准尚有颇大的距离。

当第一次进军世乒赛的中国乒乓球队在晏福民率领下提前到达罗马尼亚之后,要求与罗马尼亚队共同练习,作为赛前热身。当时,中、罗两国乃兄弟之邦,本应彼此提携、互相帮助,怎奈那罗马尼亚乃一乒乓强国,尤其女子队刚夺得两届团体锦标,其主力罗塞亚努更是三度蝉联世界乒后,根本瞧不起这些初出茅庐的雏儿。名义上是帮助训练,事实上和中国选手练习的都是少年队员。那一天,中国队甫进体育馆,罗国总教练走来对中国教练梁焯辉说要请中国的冠军去跟罗塞亚努练球,身为女子冠军的孙梅英高兴地拿起球拍想走,谁知那位白头教练却把头一摇,手一摆,指着姜永宁说:“她要跟你们的男子冠军练习。”气得孙梅英说不出话来。而憋着一肚子气的姜永宁在领队的劝告下也无可奈何地走近球台,与罗塞亚努“过招”。那位趾高气扬的总教练更藐视地奚落梁教练说:“你们那种直拍打法很落后,如不改变,必无前途。”

奋发图强晋前列

且说在罗马尼亚遭到一番羞辱之后,中国队员誓要奋发图强,回到国内厉兵秣马,加紧锻炼。经过整整三年的努力(1954年和1955年两届世乒赛,中国没有派队参加),在1956年23届世乒赛上,由孙梅英、邱钟惠、叶佩琼、张逸倩组成的中国女队杀败了所有二级队以及印度队等劲旅,晋升一级队。

1957、1959年,中国女队更是奋发向前,连续击败了英国、匈牙利、捷克等欧洲强队,在24和25届世乒赛团体决赛中仅负于韩国队和日本队,取得了季军。

1961年第26届世乒赛,26岁的邱钟惠为中国夺得了第一个女子单打世界冠军,而孙、邱二人的合作也使中国女队晋级为团体亚军,只负给了以超级巨星松崎君代为主将的日本队。

中国第一个世乒赛女单冠军——邱钟惠

“沾了女字边的都输”

1958年十二城市少年比赛之后,新成立的国家青年队从各省市挑选了一批生力军,其中女子比较突出者有韩玉珍、王健、胡克明、马光泓、萧洁雯等,而王健和胡克明还在26届世乒赛中取得了女子双打季军。接着,从1960年的三大集训区又物色到林慧卿、梁丽珍、李赫男、仇宝琴、郑敏之、狄蔷华等新秀以及后来的北京中学生李莉,中国女队的实力和阵容已是今非昔比。可是,由于种种原因以及主导思想的保守求稳,在1963年第27届世乒赛中,中国女队竟惨遭“滑铁卢”,所有女子项目均与决赛绝缘。最明显的是女子团体,仍然启用年逾30并已担任教练两年的孙梅英出阵,孙梅英和邱钟惠二人年龄总和超过了一个甲子,无论体力、技术均呈退化,怎能敌得过那些年轻力壮、如狼似虎的欧、日选手?

阵前换帅,誓雪前耻

为了使女队在下届比赛中翻身,1964年国家体委领导调26岁的容国团任女队主帅。容国团思维敏捷,经验丰富,而且有魄力、敢突破,遇事能当机立断。容国团上任之后,首先调整女队阵容,挑选梁丽珍、李赫男、林慧卿、郑敏之和李莉、仇宝琴为第一线队员,由他统辖,分为两套人马,作为对付欧洲和日本的主力部队;其次,他尊重各位教练的意见,严格分工负责,使全队上下团结,斗志焕发;第三,对队员严格要求,既练技术战术,又练意志和体能,每隔一周,便要求教练员对主力队员用多球法进“极限训练”;第四,邀请男队的傅其芳、徐寅生、庄则栋、李富荣和张燮林等人到女队介绍成功经验,其中徐寅生对女队的讲话更上呈中央,毛泽东主席大加赞赏,亲自做了批示,发到全党全国学习。

自从容国团执掌帅印之后,女队面貌焕然一新,士气大振,人人刻苦训练,誓要攀高峰、雪前耻,因而技术上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左起:林慧卿、梁丽珍、容国团、郑敏之、李赫男

最年轻的一队娘子军

准备了两年的第28届世乒赛,1965年4月15日在南斯拉夫卢布尔雅那揭幕,中国男队一路顺风,在决赛中以5比2再胜日本,第三度蝉联团体冠军。

而这次的中国女队是历次参加世乒赛最年轻的一支队伍,四员主将是林慧卿、梁丽珍、郑敏之、李赫男,平均年龄约20岁。有31个国家和地参加的女子团体赛一开始,中国女队就接连以3比0挫败了荷兰队、西德队和南斯拉夫队,对东道主一仗只花了半个小时,尽管观众使劲呐喊助威,但以一年时间把正胶上旋球苦练成功的李赫男,仍然以21比2和21比4轻取对手,成为该届比赛最悬殊的一仗。

中国女队在团体赛中所失唯一的一分是对前苏联。林慧卿第一个上阵,对手是名列欧洲第4的前苏联冠军鲁德诺娃,她以变化莫测的削球和刁钻的发球把鲁德诺娃弄得毫无办法,耸耸肩便0比2缴械了。但是梁丽珍却以1比2输给位居欧洲第5位的前苏联亚军格林伯格。接着,第一次在比赛中露面的郑敏之,与林慧卿紧密配合,轻易赢得了第三盘双打。经过教练鼓励之后的梁丽珍,信心十足地把鲁德诺娃杀得丢盔弃甲,结束了战斗。

“双枪并举”杀败罗队

一轮冲锋,中国女队闯进了四强。前面的比赛只是初试锋芒,也是容帅考察和锻炼各员主将的“试阵”。是否能够翻身雪耻、最后夺标,还必须打败实力坚强的罗马尼亚队和已经“四连冠”的日本队。

从1956年23届起,中、罗女队在团体赛中已四度交锋,中国队战绩是1胜3负,上届世乒赛,就是因为在半决赛时败于罗队,以致无缘问鼎。现在中国队已换上了新秀,罗队把关者仍然是宝刀未老的两位宿将:一位是十年前就曾经与罗塞亚努携手夺得女团冠军和女双冠军的康士坦丁内斯库(她婚前叫泽勒尔),另一位则是荣膺26届女双冠军和上届女单亚军的亚历山德鲁。

早在报名之前两个月,容国团已经在女队教练组内反复研究,又征求了傅其芳的意见后,挑选了梁丽珍、李赫男、林慧卿、郑敏之四员年轻女将报名参加团体赛。考虑到主要对手是罗马尼亚和日本两队,容国团决定组成两套人马:擅长打削球的梁、李“双枪”对付罗队,变化多端、能守能攻的林、郑二人重点克制攻势凌厉的日本选手。

因此,在半决赛的中罗之战就派遣“双枪”上阵了。

第一盘,手握直拍的李赫男,不断拉出稳健而又有点飘忽的上旋球,再伺机猛扣,康士坦丁内斯库虽然沉着应战,稳削稳打,却仍难以阻止李赫男的长驱直进。21比16、21比9,中国队拔了头筹。看见队友旗开得胜,梁丽珍气势大旺,虽先以4比8落后于亚历山德鲁,但她毫不惊慌,稳拉进攻。一个球往往拉上数个来回,才果断重下杀手。只见“小黄莺”越战越勇,以21比19取得首局。第二局,梁更发挥了中国快攻手特有的“快、准、狠、变”的风格,忽而密集攻其一点,重炮轰击;忽而声东击西,长拉短吊,使罗队这位“玛利亚”(亚氏之爱称)疲于奔命,终于全线崩溃,以7分之差弃甲。第三盘双打,两员小将“双枪并举”,犹如连珠炮的攻势一气呵成,把本届女单第一号和第二号种选手打得喘不过气,干脆利落地直落两局。

三个2比0,这场历时只有55分钟的战斗结束了,中国女队不但雪了两年前的败辱,而且敲开了通向“考比伦杯”的宝座之门。

赠杯励志终如愿

中罗一战,欧洲一家报纸以“一次辛酸的总结”为题,惋惜亚历山德鲁的失败。文章说:“多年来参与决定世界乒乓球水准的亚历山德鲁,被两位20岁的中国姑娘破除了魔法。她们特别聪明和格外节约地使用了强大的进攻武器,面对着这致命的袭击,连亚历山德鲁这样的橡皮墙也一筹莫展了。”

最高兴的人莫过于用自己的球拍创造胜利的梁、李两位姑娘了。记得两年前在世乒赛失利之后,在北京临分手之前,文绉绉的上海姑娘李赫男用白锡纸做了一只小银杯,送给即将返回广州的梁丽珍,庄重地说:“这就是考比伦杯!希望你每天记住看看它。”梁丽珍用一个小盒子珍藏起来,平时练完球,她总要看它几眼。今天,这两位亲如姊妹的姑娘果然联手攻破了固若金汤的罗马尼亚队,怎能不让令她们欢笑相拥呢?

胜利的喜悦,并没有使容国团头脑飘然,在他的计划中,战胜罗队并非意外,只是没料到这么顺利罢了。但最重要的还是对日本的决赛,这可以说是女子乒乓球史上的一场“世纪之战”。

画龙点睛出奇兵

在领队教练联席会议上讨论女团决赛名单时,容国团果断地提出:“这场仗我已经准备好几个月了,我主张出林慧卿和郑敏之,两名横板削球对付日本队,不但打法有利,而且出奇制胜的可能性极大,这是上策。”他说完之后在手中的秩序册上一顿涂画,说:“这就是我们队的阵势。”我们接过来一看,不禁忍俊不禁,原来那上面画的是一条龙,梁、李两字横贯龙身,龙头两侧分写林、郑二字。我们猛然领悟:梁丽珍、李赫男画龙,林慧卿、郑敏之点睛!

中国女队捷报频传,使那时本来瞧不起中国女队的人顿时刮目相看。日本女队教练荻村也提醒记者们注意,中国女队实力已大大加强,对即将进行的中日决战,只表示“谨慎的乐观”。

决战时刻到了,年轻的中国小将谁将迎战声威显赫的日本队呢?人们纷纷猜测。

压倒优势,“翻身”如愿

第一盘,当犹带稚气的郑敏之步入赛场时,满座观众为之一惊。那些欧洲选手更感意外,啧啧称奇,因为这位郑敏之只在团体赛中打过一场无关紧要的比赛。

果然,奇妙的情景出现了,一向以攻球劲疾准确著称的关正子,竟然把球连连攻失,被郑敏之低而旋转多变的削球弄得心烦意乱,以11比21输掉首局。第二局,关正子改以小心翼翼的“持久战”扳回一城。但是,“小燕子”郑敏之看了看事先在手腕上写的“勇敢、镇定、果断、顽强到底”十个字后,顿时想起自己的使命。她遵照教练的指导,力争主动,不仅以快速的逼角削球调动关正子左右奔跑,而且伺机袭击空档,以21比12拿下了第三局。

接着,林慧卿出战日本声誉最隆的深津尚子,她施着一手犹如飘雪飞花的削球,不时还正手或反手予以致命的反击,把本来信心十足的深津尚子弄得晕头转向。一位外国记者在报道中描述:“深津像一头凶狠的小狮子,落入了软绵绵的网中,无所施其技。”

两位中国姑娘乘胜追击,在双打中配合得天衣无缝,一路领先。在最后一局中,当中国队20比14领先时,过分紧张的关正子竟握住球不放,以为该自己发球。中国选手发球后,双方打了几十个来回,郑敏之看准机会,抖腕猛扣,球击中对方台面后弹出两丈多远。这一击,犹如千斤巨斧劈开了沉寂的山岩,一声轰鸣,满场哗然,3比0!中国娘子军以压倒优势战胜了这支八年来未尝败绩的超级劲旅,首次荣获女子团体世界冠军,“翻身”的热望终于如愿以偿。

女团夺冠有几多意义 王楠24个世界冠军彰显辉煌

女团夺冠有几多意义 王楠24个世界冠军彰显辉煌

北京时间2008年8月17日晚上,2008年北京奥运会女团决赛结束,中国女队击败新加坡队获得冠军。这个冠军对中国队来说非常有历史意义,老将王楠破天荒地将自己的世界冠军头衔数量上涨到了24个,而拿到北京奥运会首枚乒乓球金牌的国乒,也发起了向包揽四金冲刺的强劲号角。

奥运延续光辉历史

1988年汉城奥运会,裁判的几次错误判罚影响了中国组合陈静/李惠芬的表现,结果韩国选手梁英子/玄静和赢得乒乓球女双金牌;1992巴塞罗那奥运会女双决赛,邓亚萍/乔红战胜队友陈子荷/高军夺冠;1996亚特兰大奥运会,邓亚萍/乔红在决赛中战胜队友刘伟/乔云萍,卫冕成功;2000年悉尼奥运会,王楠/李菊战胜队友孙晋/杨影获得女双冠军;2004年雅典奥运会,张怡宁/王楠在女双决赛中战胜李恩实/石恩美夺冠,牛剑锋/郭跃获得铜牌。

以上是国乒在历届奥运会女双比赛中的辉煌成绩,国际乒联正是看到中国女双在奥运会上的强大,才动脑筋要求用团体比赛替代双打比赛。2008年北京奥运会,乒乓球赛场上我们夺冠的难度理论上增加了一倍——以前的奥运会我们是两对双打选手去冲击金牌,双保险经常会师决赛,现在搞团体赛了,团体银牌肯定不会再落到中国队手里。但中国女队丝毫没有被这种巨大的变化干扰,在女团决赛中获得胜利延续了国乒女线在奥运会上的辉煌。

王楠已有24个世界冠军

在王楠之前,中国乒乓球队世界冠军最多的是邓亚萍,她一共拿到了18个,而王楠在两年前的不来梅世乒赛捧起考比伦杯时,就已经以第19个世界冠军成为“国球第一人”。随后王楠又拿到了萨格勒布世乒赛女双、2007年世界杯女单与世界杯女团3项桂冠,将自己的纪录刷新至22冠。

王楠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就是世乒赛女团冠军,那还是在1997年第44届世乒赛上,当时她的队友是邓亚萍、杨影、李菊和王晨。而2008年年初王楠与中国队一起,在广州再次获得世乒赛女团冠军,当时她的世界冠军头衔就已达到23个。而今天晚上中国女队在奥运会女团决赛中的胜出,使得王楠获得的世界冠军数量达到了24个。

如果王楠在2005年退役,她的职业生涯里将缺少一块奥运乒乓球团体金牌——世界杯、世乒赛、奥运会,不论女单还是女双还是团体,王楠都拿过这些冠军。而乒乓球定级赛事里,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多了一个团体项目,王楠在即将退役之年收获这样的冠军,实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鞭策郭跃,催新人成长

今天中国队的三名队员里,张怡宁、王楠赛前都已经是大满贯选手,20岁的小将郭跃则还需要多向两名老大姐学习,而这个奥运会团体金牌,对郭跃的促进作用将非常大。

2000年到2008年,世界女乒处于“王楠时代”以及“王楠与张怡宁交替时代”。而北京奥运会之后,王楠退役已经是公认的秘密,尽管张怡宁还能打,但世界乒坛呼唤新一姐的迫切性将更加明显。郭跃随两名德高望重的前辈获得团体金牌后,本次奥运会女单冠军的争夺将更加激烈。如果王楠能获得冠军,将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如果张怡宁能单打夺冠,将延续她继续统治世界乒坛的信心。而如果郭跃能像去年的世乒赛上那样夺冠,将加快她向世界一姐宝座发起冲击的速度。已经拥有世乒赛单打冠军、奥运会团体冠军的郭跃,距离大满贯的标准,只缺奥运会单打、世界杯单打冠军头衔了。

关于王楠

1997年4月第44届世界锦标赛,与邓亚萍、李菊、杨影和王晨合作获女子团体冠军;
1997年第二届世界杯,女单冠军;
1998年第三届世界杯,女单冠军
1999年第45届世乒赛,女团、女单、女双冠军(与李菊)。
2000年9月世界悉尼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单打冠军、双打冠军。
2001年第46届世界锦标赛,女子团体赛,女单,女双(与李菊)冠军。
2003年5月获得第47届世乒赛女单、女双(与张怡宁)、混双(与马琳)冠军。
2003年12月17-19日中国香港–获2003年女子世界杯女单冠军。
2004年3月1-7日多哈第47届世乒赛女子团体冠军。
2004年雅典奥运会女双冠军
2005年上海48届世乒赛女双冠军(和张怡宁)
2006年第48届不来梅世乒赛女团冠军。
2007年49届世乒赛女双冠军(与张怡宁)
2007年世界杯女单冠军
2008年第49届广州世乒赛女团冠军。
2008年北京奥运会女子乒乓球团体冠军(与张怡宁、郭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