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人生就像钟摆一样作文「散文人生就像钟摆一样」

散文人生就像钟摆一样作文「散文人生就像钟摆一样」

作者:东篱花飞

海岩说:人生悲苦,就是所求不能。

关于人生,智者先贤,平民百姓,都曾留下至理名言,流传至今。

说道人生这个大命题,不由得让我想起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的一句名言:认识你自己,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活,有人的地方就有人生,不论是面对生活,还是思考人生,认清自己,都是人类走向文明的第一课。

西方社会喜欢把人分为不同的阶层,事实上,在资本主义社会,金钱至上,阶层的划分,显而易见。

而中国社会在过去的三千多年里,依然是农耕文化,孕育下的封建社会体制,有没有阶级呢?

当然有,首先是皇权统治阶级,然后是士大夫贵族阶级,再然后是地主阶级,最后是平民阶级。

有阶级,就会有斗争,有阶级就会有剥削,有阶级当然也会有不同阶级层面的文化属性。

当然,不同阶级层面也会相互渗透,相互制约,相互推动的作用。

在市井小民的心中,人生不过忙碌着吃喝拉撒睡;在农民的心中,人生不过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盼着好年份,五谷丰登;在文化人及作家的眼中,人生或者像余华老师说的那样:

活着就是为了活着,没有其他的意义。

然而在诗人的内心,人生更像这山山水水,花鸟虫鱼的大自然,不断经受着四季更迭,风霜雪雨,美好和苦难都将成诗,历久弥新。

最终,人生却在哲学家这里,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痕,回归了本质。

人生,其实,是一种不可回溯的经历,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所有的经历都是为了寻找活着的意义。

每个人出生不同,经历不同,寻找的路径不同,也最终决定了结局的不同。

至于,哪一种人生更有意义,这里没有标准答案。

也许在普通人的眼中,一日三餐,丰衣足食就是幸福,也许在爱人的眼中,被欣赏被注视被呵护就是幸福,也许在孩子的眼中,父母的疼爱就是他(她)最大的幸福。

人生里,关于意义,没有标准答案,更没有绝对的幸福,每个人的境界不同,感受力不同,对于人生的感触也不尽相同。

人生里,每个阶段,都有其不可取代的意义,不论你过得怎样,有没有达成所愿,有没有尽力而为,有没有准备好。

人生不会给你同一时间,重来的机会,你唯独要做的就是继续坚持,还是重新选择。

人生,也不会给你准备好的答案,甚至于答案总是与你想要的背道而驰,甚至于难以接受的无常。

人生,每一个下一秒,都是未解之谜,都是不可预知的将来。

你唯一能够掌控的只有两样东西,一个是情绪心态,一个是你的肉身将要走向何方?

周国平说:

“人生,毫无意义,人就是一团欲望,欲望实现了无趣,欲望没实现,悲观失望”

人生也恰如钟摆,始终走不出思维的局限,就在一个圈层内,惯性的走完自己的一生。

终其一生,大多数人,难以逃脱,外物之欲,内耗的情欲,以及对权力的贪欲。

在短暂的一生里,能用来思考人生的时间极其有限,甚至于有人根本不屑来思考人生。

而这样的人,就像被蒙蔽双眼的瞎子,在黑暗中走向湮灭。

感谢关注东篱花飞,请关注往期作品。

“人生实如钟摆,在痛苦与倦怠之间徘徊。”这句话引自叔本华的哪本书?

你好,这是叔本华著名的钟摆理论,出自他的著作《作为意欲和表象的世界》【1】,在叔本华《人生的智慧》一书中,叔本华对这句话又做了进一步的补充说明【2】。

【1】*该书一般被译为《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但目前国内翻译最为贴切的版本是韦启昌先生译的。为方便广大读者阅读,韦启昌先生对叔本华最根本的、在这本书里重复出现的“意欲”一词作出简单的解释。根据叔本华的理论,意欲是这个世界的本源,它超越于时间、空间和因果律以外,既没有原因,也没有目的;它盲目、不顾一切地争取客体化。我们这个存在于时间、空间、遵循着因果律的复杂多样的现象世界就是意欲的产物和表现,是意欲在时、空中的客体化。由于意欲在客体化的过程中遵循着个体化原理,亦即存在于现象世界中的具体、单个组成部分的意欲各自为战,为生存、发展而努力;在现象界中,这也表现在低一级的形态向着高一级的形态的争取、斗争之中,所以,意欲客体化的过程是一场永恒的、无目的的斗争和发展;它与痛苦和灾难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中文对德语的意欲(wille)的翻译就是“意志”。但韦启昌先生认为,“意志”一词在中文里是与人的认知,亦即与人为的具体目的、决定和计划有关的心理状态,和“毅力”一类的词同一种类,但叔本华概念中的"wille”,其现象却是盲目,没有目的的欲望、意愿、恐惧等,与认知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意欲实为更加精确、贴切的中文译词。

【2】原文如下:“痛苦和无聊是人类幸福的两个死敌,关于这一点,我可以作一个补充:每当我们感到快活,在我们远离上述的一个敌人的时候,我们也就接近了另一个敌人,反之亦然。所以说,我们的生活确实就是在这两者当中或强或弱地摇摆。这是因为痛苦与无聊之间的关系是双重的对立关系。一重是外在的,属于客体;另一重则是内在的,属于主体。外在的一重对立关系其实也就是生活的艰辛和匮乏产生出了痛苦,而丰裕和安定就产生无聊。因此,我们看见低下的劳动阶层与匮乏亦即痛苦进行着永恒的斗争,而有钱的上流社会却旷日持久地与无聊进行一场堪称绝望的搏斗。而内在的或者说属于主体的痛苦与无聊之间的对立关系则基于以下这一事实:一个人对痛苦的感受能力和对无聊的感受能力成反比,这是由一个人的精神能力的大小所决定的。也就是说,一个人精神的迟钝一般是和感觉的迟钝和缺乏兴奋密切相关的,因此原因,精神迟钝的人也就较少感受到各种强度不一的痛苦和要求。但是,精神迟钝的后果就是内在的空虚。这种空虚烙在了无数人的脸上。并且,人们对于外在世界发生的各种事情甚至最微不足道的事情所表现出的一刻不停的、强烈的关注,也暴露出他们的这种内在空虚。人的内在空虚就是无聊的真正根源,它无时无刻不在寻求外在刺激,试图借助某事某物使他们的精神和情绪活动起来。他们做出的选择真可谓饥不择食,要找到这方面的证明只须看一看他们紧抓不放的贫乏、单调的消遣,还有同一样性质的社交谈话,以及许许多多的靠门站着的和从窗口往外张望的人。正是由于内在的空虚,他们才追求五花八的社交、娱乐和奢侈;而这些东西把许多人引入穷奢极欲,然后以痛苦告终。”

人生像钟摆一样摇摆不定的英文怎么说

该句出自叔本华《悲观论集卷》,原文为:
Life is a pendulum between suffering and senseless.
意为:人生就是痛苦和无聊之间的钟摆。或者: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
现多只引用该句前半部,即: Life is a pendulu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